我有點承受不住了:頂的速度越來越快的感覺

時間:2022-01-11 16:37

“怕不是你相中了人家,要人家做你妹沕夫,這才一時不停地夸。”liú襄舟笑起來,大姐夫說襄舟你看破不能說破,給我們這cū人留點兒空間。

陳靖杰喝口茶,“liú兄的機靈勁兒是壓不住的,一點就透。倒是適合在生意場上往來。”

“抬愛!”

 我有點承受不住了:頂的速度越來越快的感覺

“不必沕過謙。”

陶夫人過來叫liú襄舟,“田田睡了,你要不帶著孩子先回去吧?”

陳靖杰心里放起了huā來。

可算是走了。

他可太煩人了。

陶玥這也抱著田田過來,剛交回給liú襄舟,還沒碰到他爹肩膀他就一陣的哭鬧,說什么都不肯從陶玥身上下來。

liú襄舟說二妹妹要是不嫌麻煩,就幫忙送他回去吧。

“行,反正也近。我就跟你走一趟。”她抓著陶夫人的手,十分認真,“釀,我的牌,務必給我留著,別讓陶晰亂打。等我,我很快就回來。”

陶夫人說誰等你,你一走我就讓陶晰替你。

陶玥苦著臉招呼liú襄舟,走吧,你看你耽誤我好大的事,我就等著這把翻身。

陳靖杰站起來,扶著陶夫人,“陶家māmā要是不介意,我就先替她一會兒,替她散散財。”

雙方安排停當,liú襄舟陶玥帶著孩子出門,陳靖杰往牌桌前一坐,跟陶夫人、陶家大姐還有臨時抓來的一個丫鬟一同打牌。陶晰坐在陳靖杰身后,他和陶玥側臉生得很像,于是他湊得極近時,陳靖杰好幾次都錯以為是陶玥在身邊,下意識地就想qīn上去。

“二萬你不要啊靖杰哥沕哥?”

陳靖杰回神,“要,我要,要吃的。”

老臉通紅。

陶玥和liú襄舟到了家里,糾纏一陣,好容易把田田哄睡。liú襄舟送她到自家門口,陶玥說你家這孩子可是夠沉的,小沕臉兒肉沕乎沕乎的,墜得我胳膊生疼。

liú襄舟說,那我幫你揉沕揉。說著就拉過她胳膊,真的揉了起來。liú襄舟盯著地面,“你鬢角那塊疤還在嗎?”

“哪塊?”

“就是咱們小時候出門玩,你絆到我身上,戧壞了的那處。”

“早該好了吧,沒注意。”

liú襄舟忽然靠近,跟陶玥簡直要鼻尖兒碰鼻尖兒,他撥沕開她鬢間碎發,眼睛卻在盯著她的眼睛,他說,“好了。”

陶玥囁嚅,“你根本沒看。”

liú襄舟湊到她鬢邊,輕輕沕wěn下去,陶玥想躲,卻被他摁在門板上。

他在她耳邊說,確實是好了。

熱氣灌進耳道里,陶玥覺得渾身酥沕酥沕麻麻的,她撐著一點兒意識推著liú襄舟,“咱們不能這樣……我婆家來人了……”

“他不是你*嗎?又不是靖肖。”

陶玥紅著臉,“你喜歡你拿走好了,這個也給你,”說著她伸手取下了另一邊的,塞到liú襄舟的香囊里。

“那個呢?”

“我,我找到我再……”

“不用,我自己找。”

liú襄舟本是摁著她肩膀的手,這時候順著順著她上衣的下擺鉆進了前襟,直鉆到最里面一層,觸著她的肌膚。他手很涼,涼得陶玥起了一層基皮疙瘩,“不在這兒,在外面那層,你放開我,我找給你。”

“別說話。”

陶玥要化了似的,卻還得強裝著如常。只是一開口,綿綿沕軟沕軟的聲音又出mài了她,“我得回去,我爹爹māmā會問的。”

“別走了,我明天就去提qīn。”liú襄舟wěn過她臉頰,也wěn過她頸側,他沙著一把嗓子,“我真的很想你,別走了。”

“你,你要真的想娶我,早干什么去了?”

“我tān慕虛榮。”liú襄舟坦誠地認錯,“是我對不住你。只是你嫁給陳靖肖,不也是因為他生了一副好皮囊,祖上又有皇商背景,家資無數?”他忽然加重力道,niē得陶玥驚呼了一聲,“咱倆這樣的人,就該在一起。所以活該我沒了夫人,你沒了相公。如今想要的都到了手,生活里不就差彼此了?嗯?”

陶玥咬著下唇,“我對陳靖肖是真心的!和你不一樣!”她終于攢夠了力氣推開他,重新攏好衣襟,“你不配我再叫沕聲哥沕哥!”說完就甩開他,大步往自己家跑。

liú襄舟mō沕mō嘴邊,在黑夜里,無聲笑笑。

陶玥一回來往那兒一坐,陳靖杰眼睛都不用抬,就知道她剛碰見了什么事。

什么哥沕哥,就是個混沕彈。

陳靖杰說大嫂過來打會兒吧。

陶玥瞪他一眼。

陶晰過去問她,“二姐你怎么了?好生氣。陳二哥特別會玩,哄得咱mā和咱姐姐可高興了。”

陶玥說怎么?他把我那點兒底子都扔出去了?

“沒,他會喂牌,自己卻也不怎么吃虧。真是好能耐。”

陶玥一chuō他腦袋,“學點兒好,學學你姐姐,真心實意,坦坦蕩蕩,孝老奉qīn。”

陳靖杰一推牌,笑著說,“大姐的手氣真棒,我算是輸得心服口服了。陶晰快過來替我,我不行了。我要喝口茶水壓壓驚。”

陶晰跳著過去,陶玥這就要走。

陳靖杰說大嫂別忙,剛回來就要走?坐會兒啊。

“我累了,我睡覺去了。”

陶夫人說你帶著靖杰走吧,客房就是你房間旁邊那間。你給靖杰去你屋搬套床褥,都是新的。

“那您為什么不直接給他鋪好呢?”

“我這不沒想到靖杰不著急走嗎?也不很麻煩,你別耍性子。”

陶玥心說不是我耍性子,釀你這是給他陳靖杰整治我的機會。

她有氣無力地招呼陳靖杰,“走吧*。”

陳靖杰這邊兒還跟大伙兒行禮呢,“先走一步。”

倆人剛邁出屋門,陶玥就一聲長嘆,“要罵我趕緊,我準備好了。”

“你耳環呢?”

陳靖杰確實很敏銳。

“liú襄舟那兒呢。”

“你們還挺快。我以為今天晚上不回來了。”

“你不要陰陽怪氣的。”

他倆并肩走著,陳靖杰走在里面,比陶玥高了大半頭。他語速慢悠悠的,自帶一點兒從容的貴氣,“我沒有啊,我平時也這樣。我原以為你弟沕弟陶晰不好對付,誰成想來了才知道,這兒還有個liú襄舟。你嘴真嚴,這人我可從沒聽過。今曰一見,卻又是私定終身,又是陰錯陽差的,真是好可惜一段緣分。你叫我來干嘛的?來給你當三媒六證的?要不是說好了不走,我今天晚上可能就連夜回去了。”

陶玥低頭,停住腳步,“那*回去吧。慢走不送。”陶玥mō沕著自己身上,忽然mō沕到了liú襄舟扔進去的那只耳環,她掏出來,快墊幾步,很用沕力地扔進了水塘。

陳靖杰看著她,“你這種腦子有máo病的,是怎么活這么大的?”
>>>>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<<<<

文章來源: http://www.uploadgoogle.com

原文地址:/js/60043.html

? 上一篇: 難道我滿足不了你嗎:進來就別出去了
? 下一篇:我怕你承受不住我:我不能滿足你嗎

成武县| 交口县| 商洛市| 阿拉善左旗| 尉犁县| 哈密市| 大埔区| 沂源县| 池州市| 和平区| 米易县| 昆明市| 印江| 苗栗县| 方城县| 庆元县| 清丰县| 衡阳市| 阳山县| 京山县| 双江| 连南| 鄄城县| 凤台县|